璀璨的星尘镶嵌在无边的黑夜之中

【Bargain x Evaluate】1.吸血鬼上学去



身为吸血鬼,你得遵守一些规矩。

比如说,不管你是否喜欢,白天不能出门、不准吃蒜、不准使用银质的物品、必须住在城堡里。

至于是否吸血,那倒是无关紧要。

经过了几百年的进化(这过程和某种毛茸茸动物把他们的菜谱从肉类换成竹子的过程差不多。),吸血鬼的主要食物已经变成了一种类似酒的饮料,同时配搭的,还有一种烤十分酥脆的薄饼。

就在吸血鬼忙着更换菜谱的时候,人类和异族进行了一场大战,战争持续四百变年,就像大部分童话故事说的一样,人类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毫不意外的统一了整个大陆,在这里它的名字是瓦伦西,原本的意思指的是某种广泛种植蔬菜。

他们还建立起了王国。

在大战结束后,吸血鬼们发现,他们的生活中,多了一个名叫税收的玩意儿。一批戴着小圆眼镜的先生们不期而至,他们自称是来自王国的税务专员,在对天气进行一番评价之后,他们会从随身带着的小包里拿出一份官方文件。文件里面用不容置疑的语言解释说,考虑到现在所有的城堡都在王国的领土范围之内,那么就有必要来讨论一下这些城堡的由来问题。鉴于大部分的城堡都属于战前的非法侵占资产,当局相信自己有权进行回收,但在文件的最后同时又用委婉的语气指出,如果吸血鬼们能够按时缴纳一定的城堡税,那么当局可以考虑在历史遗留问题上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为了支付价格不菲的城堡税,吸血鬼也开始琢磨起了如何做生意,有吸血鬼想到了家庭旅馆的点子。

这可真怪。

关于吸血鬼的认知上,一直存在着许多误区,但有一点毫无疑问:他们一向自恃清高,有着自己的小圈子。考虑到吸血鬼城堡都历史悠久,加之常年因为缺乏资金而长年失修,旅馆的住宿的环境着实是不容乐观。

那些古董的家具看起来都十分精致,但一直都在吱吱作响,虽然有种古典的调调,(有的城堡的家具发出的吱吱声甚至还能组成一曲咏唱调,真是不可思议。)但让人怀疑有随时坏掉的风险。服务员的态度不佳,如果你在入驻时签名的时候字迹不够秀丽,或者恰巧讲的是不那么优雅的东部口音,他们连搭理你都不愿意。同样糟糕的还有食物,吸血鬼的厨师们也许听过了一些当下在王国内流行的菜谱,但烹调过程完全是....这么说吧,随心所欲。而且根据顾客的反应,吸血鬼的旅馆普遍缺乏一股人情味儿。老实说,这倒怪不得他们,毕竟是吸血鬼。基于这些原因,大部分的吸血鬼旅馆经营之初业绩惨淡。

但凡事都有例外。

在王国的西部,临近国境边界的地方,有一座吸血鬼城堡,和其他的城堡比起来,这座城堡有些小巧。因最初修建时的不留神,城堡的塔尖稍微修歪了一点,也因此而得名呲牙堡。由于城堡的附近是王国内少有几个极光观测点,经常有游客光顾,得益于此,旅馆经营的还算不错。

洛林·马瑞安·图赛是呲牙堡的一员,是一只战后出生的吸血鬼。有着尖尖的牙和还算白净的皮肤,一头黑发长发打理的恰到好处,自出生之日起,她就有了晕血的毛病。

放在以前,这可会要了吸血鬼的命,到了现在,则更多的是面子问题。这个的毛病虽然没有威胁到洛林的生命,但确实影响了一些事儿,由于缺少了红色素摄入,洛林的瞳孔更接近湖蓝色,而不是其他吸血鬼那样是那种红瞳。

比起瞳孔颜色的问题,晕血更多的则是影响了别人对她的看法。一个晕血的吸血鬼?这可比带着快餐进高档餐厅还要尴尬。

在还小的时候,洛林读过了一本书,上面说,如果想要改变别人对待你的态度,那么你就需要采取一些实际行动,而一个守规矩的人往往能给别人留下良好的印象。和几个兄弟姐妹比起来,她相当的守规矩,这确实也取得了一些成效,呲牙堡的那些年长的吸血鬼对洛林的印象十分不错。还给她授予了”淑女“的称号,并发了一枚小巧的奖章,那是一种类似于参加社区服务时发的那种印着笑脸的小玩意儿。但也仅此而已。“晕血鬼“的外号还是在吸血鬼之间传开了。

根据规矩,吸血鬼的每一位氏族成员,都必须为家族产业服务,放在现在,这句话的意思便是:每一名氏族成员都得从为家庭旅馆出力,并且的从底层干起。

呲牙堡的经营者们将其称为锻炼,并一致认为,这种说法这可比人手不足听起来好听多了。

在从家政学校毕业后(经营旅馆的吸血鬼只开这一种学校,它们主要是教授一些服务员的基本技能,如何把纸巾折成漂亮的六边形,学会如何用眼神进行冷漠的暗示,在做清洁的时候怎样不动神色的偷懒等等,学校本身也是在城堡里面。),洛林换上了素领的裙子,外面再套上了荷叶边装饰的长裙,戴上了蕾丝头巾,系起了白色的领带,还披上了吸血鬼一贯喜欢的那种黑色的披肩(就是你在吸血鬼电影中能常看到的那种。),成为了呲牙堡旅馆的一名服务员。

于此同时,家庭旅馆正在进行某种缓慢的变革,不是大刀阔斧,而是采取的一种更加平缓的步调,在一批年轻吸血鬼(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并不算改革派,只不过因为年轻,跑的稍微快一点儿。)的努力下,旅馆的情况开始出现好转。

吸血鬼们还建立起了旅馆 协会,(尽管没有哪位协会成员会承认,但点子确实是从人类那里来的。)并提出了一个决议:对吸血鬼旅馆进行登记评定。

为此,协会的成员们成立一个专门评定委员会,并设计了一套繁杂的评定标准,从餐盘的种类到到窗帘的款式,菜品的种类和登记用签字笔墨水的等不一而足。而整个评定的曼妙之处在于:协会里的每个成员只需要出一笔小钱,那个印着五滴血图样和“王国最佳旅馆”的大牌子(美中不足的是,旁边一行吸血鬼旅馆协会认定的小字显得有些碍眼。)有可能挂在你家的旅馆门口。

虽然那说不出什么实际意义,但他们就是想要。

前提是你能搞定评定。

主导评定委员会的,是一个名叫多金的吸血鬼氏族,他们威严堡旅馆是所有吸血鬼城堡中最大的一座,在经营之初,就颇受当地的贵族欢迎(那些贵族好像不怎么在乎多花一些钱)。这让威严堡收益颇丰,成为了所有旅馆中经营状况最好的一家,到后来还开启了分店,买下了好几座小一点儿城堡。因为有着出色的成绩,多金氏族几乎是毫无争议的承担起了这个的职责。(有几个小一点儿的氏族曾提出过抗议,抗议很快便以城堡被收购而告终。)

在这其中,担任评委会评定专员之一的,是多金家的阿卡迪亚·不满意·多金小姐,她和洛林的年纪差不多,平时只穿精致的白色的礼服,随身带着小本子,老想把谁批判一番。阿卡迪亚小姐有着一头闪耀的金发,看起来像是风吹过的麦子,如果再稍微联想一下,还能想到烘培而成的面包。阿卡迪亚的外表漂亮的惊人,这是一种进行过精心修饰的美,需要一整队的仆人、化妆师、裁缝、鞋匠和经过数个小时的精心打理才能达成。迎接这样一名评定专员,让很多吸血鬼旅馆都觉得很难办,因为在她说“我不满意”的时候,你很难弄清,她到底是在说你的旅馆,还是在说她的名字。严格意义上来说,阿卡迪亚小姐的性格刻薄并不是她的错,既然你是做评定专员这行当,那么多半不能给别人什么好眼色。经由她评定的旅馆,评级都不太好看。

在一个不是太特别的下午,阿卡迪亚小姐和她的随从们来到了呲牙堡。

“不满意。”这是阿卡迪亚小姐到达呲牙堡后说的第一句话。

接着,她脱下了手套,用手指在登记处的桌台上抹了一下。若是人类看到这一幕,会自然而然的产生这样的联想:如果手指上沾染了灰层,那么就证实了,这个旅馆的经营者肯定是疏于清理,旅馆的评级自然也就会下降了一个档次。

实际情况稍微有点儿不一样。

在关于吸血鬼的诸多传闻中,有一点很少被人提及,在他们的性格之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偏执的意念,这种天性随着氏族的血统一直流传了下来。关于灰尘这点,评委会制定了一条十分相当微妙的标准:一个优秀的吸血鬼旅馆,应该具有足够的历史厚重感,但同时也要保证适当的清洁。

而在评委会的吸血鬼们看来的,再也没有比灰尘更能传承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东西了。

阿卡迪亚小姐检查的并不是桌面是否干净,呃,好吧。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也算是,但她更看中的是桌面上灰层的厚度,她有一套自己的标准,如果灰尘超过了这个预想的厚度,那么你就是疏于清理,但是,如果桌面过于干净,哈,你这可是在抹杀历史的厚重感。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麻烦。

盯着手指看了一小会儿后,阿卡迪亚小姐又用手指在窗帘和展柜上抹了一下,接着轻轻的哼了一声。不管是桌台,还是窗帘或者展柜,上面积累的灰层都恰到好处,厚度无懈可击,历史的厚重感和整洁俱重,误差不超过一只蚊子腿。

在检查完了灰尘的厚度之后,阿卡迪亚小姐来到客房,检查了旅馆的住宿环境,合理而舒适,接着又跑到了餐厅,查看了桌椅的布置和餐具的摆放,尝了尝食物,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就连一般吸血鬼旅馆会忽视的顶层,呲牙堡旅馆也做了漂亮的特别装饰。(这里其实是呲牙堡内观察极光最佳场所)

和多金家的威严堡相比,呲牙堡不过一家小旅馆,连它大小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这也成为了它的优势,如果你的地盘足够小,那么在打理起来,花费的功夫也要少很多。

阿卡迪亚·不满意·多金很不高兴,(如果你的名字恰好叫不满意,而且又是一名刻薄的评定专员,那么这情况一定很憋屈。)在对呲牙堡上上下下审查一番后,阿卡迪亚小姐有些泄气的回到了前台,呲牙堡的服务员和管理者们也全部到齐,等着听评定专员给出最终结论。

一定还有什么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看来阿卡迪亚小姐还不愿意放弃,这时,她注意到站在一群服务员之中洛林。

就是这个。

“我听说过你。”阿卡迪亚小姐走到了洛林的面前。

洛林望了望四周,发现这位评定专员小姐正盯着自己看,“我?”

“对,就是你。蓝色眼睛、黑头发,真没想到,那个传闻中的“晕血鬼”,居然这个旅馆的服务员。"阿卡迪亚小姐对于自己的发现颇为满意。

“我得重新考虑一下。”说着,阿卡迪亚小姐把手放在了背后,对洛林上下打量了一番。“我听过你的故事,在众多吸血鬼氏族里面,有一名年轻的吸血鬼,她的瞳孔是湖蓝色的,有晕血的毛病,这可真是....多么耻辱。天啊,一个晕血的吸血鬼。”阿卡迪亚小姐摇了摇头。

“我真想不出来,你们为什么会让她去给客人服务。如果在上餐的时候晕血怎么办?把餐盘掉在地上,然后在客人面前晕倒?“边说着,阿卡迪亚小姐踱步到了一扇窗户的旁边,只要发现了一个突破口,之后的事儿就好办了。”这里把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样,不过我得承认,你们旅馆的布置、餐点确实是...”说到这儿,她转过身子,背对着窗户。在光线的照耀下,阿卡迪亚小姐的一头金发仿佛散发出了面包的香味儿。“不那么让人不满意,但是,你们居然用晕血的吸血鬼来当服务员,看来我先前的评价太高了。是啊,只要稍微再留意一下,这呲牙堡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不是附近的刚好是景点,你们的生意应该也不怎么样。”接着,她并拿出了一个记录用的小本子,准备宣布评定的结果。

刚才还站在阿卡迪亚小姐面前的洛林,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看,呲牙堡酒店只能拿.....”

起初,是一声尖叫,接着是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是血,以及一些零零散散的叫嚷声,其中还掺杂了一阵乐不可支的笑声,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

在一阵不太愉快的晕眩后,洛林昏了过去。

事情进展的有些快,让我们先放慢速度,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阿卡迪亚小姐发表那番言论的时候,洛林悄悄的绕到了她的身后,在阿卡迪亚小姐说到"拿"字的那一刻,洛林抱住了她的腰,把阿卡迪亚小姐整个往后提,越过了头顶,接着洛林身子向后倾倒,阿卡迪亚小姐也跟着顺势摔了下去,在这个过程中,十分不凑巧的,阿卡迪亚小姐的的脑袋撞到了身后的那扇窗户,玻璃碎了一地。

在把时间往前回播一些。

早在一年之前,作为呲牙堡旅馆服务员主管的图赛太太认为,家里的那群年轻吸血鬼还需要补补课,因为家政学校只教会他们怎样去服务客人和打理旅馆,却没有告诉他们遇到了难缠和无礼的人改怎么办。这世道就是这样,有些人明明知道这儿是吸血鬼旅馆,但还是抱怨这儿抱怨那儿,还特别聒噪,一点儿也不优雅,因此有必要给那些先生们(有时候也有小姐,不过特别少)一些教训。

为此,呲牙堡破天荒的请了一名贝托族的老先生来对服务员们进行指导。贝托族是瓦伦西大陆上十分受尊敬的一个种族,他们因为摔倒而受到启发,发明了一套名为Tapatapelo的技艺(Tapatapelo在贝托语中本意,是摔倒时候发出的无意义的喊叫),这套肢体技巧对那些不安分的的客人特别有效。呲牙堡的服务员们被赋予了一种权利,当他们判定客人的行为属于无理取闹后,他们可以使用这种技巧让那些客人们安静下来。

在接待阿卡迪亚小姐之前,图赛太太给旅馆的服务员开了一次特别会议,她告诉服务员们,评定专业需要区别对待,即便阿卡迪亚小姐说了一些过分的话,也不要随便使出Tapatapelo。不知道是因为疏忽,还是其他的原因,这个决议选在了在早餐的时候宣布。

洛林没有听到了这个决议。

因为晕血的缘故,洛林没法想像和其他吸血鬼吃一样的食物,她的食物是那些提供给口味温和的餐点,(值得一提的是,在口味进行改良之后,吸血鬼的饮食成本比其他种族的饮食开销要低得多。)而用餐的地点也不是氏族聚餐的长桌。因此,听到阿卡迪亚小姐的言论后,洛林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并使出了一记漂亮的Tapatapelo。这么一看,在早餐宣布决议确实不是什么好主意。

至少你得保证人都到齐了才行。

当再次醒来的的时候,洛林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的柔软的大床上,她慢慢的坐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之前的晕眩感正在逐渐消失。

”你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

这是一个相当轻快的声音,如同从柔顺丝绸上滑过的豆子。

在床的对面有一张平庸的椅子,坐在那儿的是吉伦特·文卡,洛林的堂哥。

虽然冒险精神和吸血鬼两个词儿根本就不搭边,吉伦特·文卡却坚持的要把它们连在一块,他喜欢白日里出们散步,在餐点中加入蒜泥,用银质的鼻烟壶,至于城堡,在大战爆发之前,吉伦特把它卖给了一个人类领主,用换来的钱给自己造了一艘船,并驾着它去环游世界。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吉伦特在氏族中的评价一直都不太好。吉伦特有一头洋气的银发,但因为长期的不修边幅,如今看起来已经不那么吸引人了,更不消说,在这头银发上面还戴了一顶款式令人绝望的帽子。

”发生了什么事儿?“洛林问。

“哈,不用太担心,只不过是你的晕血的老毛病。”吉伦特说,“不过,堂妹,作为主角,你错过整场戏中最有趣的,在你将阿卡迪亚小姐使用Tapatapelo后,她的脑袋不巧碰到了身后的玻璃窗户,飞溅出来的血液可把那位小姐的随从吓坏了,我可头次见到脸色那么那么白的吸血鬼。其实还挺滑稽的。”说道这儿,吉伦特还笑了一下。

“看来我的判断不太准,”洛林揉了揉脑袋,“我就说的服务员怎么都没有动静。”

“对区别对待评定专员的决议是早餐时候提出来的,严格来说这其实算管理失误,不过,我更愿意将它看作是旅馆服务员对于刻薄评定专员的一次反击。”吉伦特高兴的说,“承认吧堂妹,你的心底潜藏着反抗精神。”接着,他把身体往后一靠,整个椅子只有一只腿还立在地上(这是年轻的吸血鬼们常玩的一种平衡把戏),又想了想,”也许没有那么深,说不定是在头皮。“

洛林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有反抗精神,但她得承认,在对阿卡迪亚小姐使出Tapatapelo时候,她的心情还不错。”那位小姐没事儿吧?“洛林问。

”正如你所知的那样,咱们吸血鬼的恢复能力都特别强。虽然脑袋撞上了玻璃让那位金发的小姐一时间妆容失色,但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不过我觉得你给她的印象应该不太好。“吉伦特道。

“那评定的结果怎么样?”洛林问。

“说道这个,评定委员会的主席,威严堡的波什伯爵是到底个讲道理的主儿,他觉得吸血鬼之间有点冲突会在正常不过。”吉伦特慢悠悠的说,”对于你把他女儿摔到玻璃窗上去这件事儿,他决定既往不咎,不但如此,他在来信的时候还说了,考虑到阿卡迪亚小姐可能会把对你的偏见掺杂到旅馆的评定中去,他会隔段时间再派另一位评定专员过来。”

”也就是说,结果不算糟糕?“

”虽然波什伯爵没有什么意见,但伯爵夫人可不怎么高兴。“吉伦特说,”跟伯爵信件一起寄过来的,还有伯爵夫人的一封警告信,在信的最后还提出了个要求,想要咱们把你交给她。“

这让洛林有些不解,”伯爵夫人找我有什么事?“

”按照她信上的说法,她好像想要把你送到帕加隆女子学院去,呃,好好管教一番。“

“噢,帕加隆女子学院...”

洛林知道这个名字。

几年之前,洛林的二姐菲林深受流行吸血鬼罗曼小说所毒害,异想天开的想去和一个人类的年轻人去私奔,在逃跑的时候,还试图在对方的脖子上咬伤一口,以为这样能把他也变成吸血鬼。之后事情就有些糟糕了,这一口下去,不但让那位年轻人一命呜呼,菲林也因血液中毒晕了过去。(正如之前说过的那样,如今的吸血鬼口味已经发生了改变,吸入纯粹的血液对于现在的吸血鬼来说,就和直接畅饮工业酒精一样致命。)

事实上,一个老派吸血鬼绘指出,其他种族的家伙想要变成吸血鬼的,所需要经历的步骤比那些小说写繁琐的多。首先,你要写一份申请荣誉吸血鬼的书面材料,除了个人信息外,还要提交一篇你对吸血鬼文化以及历史认识的论文,在完成之后,将它提交给吸血鬼设立在王国首都的使馆,等待那里的吸血鬼官僚们对你的材料做出评定后,再将反馈意见交给你。

考虑到吸血鬼的寿命都很长,以及令人堪忧的官僚制度,大部分申请人都没能熬到结果出来的那一天,得益于此,几百年来,通过的荣誉吸血鬼数量一直维持着零的记录。

在后来,洛林的家人们收到了一张来自称是帕加隆女子学院的信件,里面介绍说,帕加隆女子学院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培训学校,常年以来,已经让不少走上离经叛道的年轻吸血鬼重新变回到正轨,信件上配了一张瞟了的插图,画了一只装束典雅的吸血鬼,看起来就像是素女。图赛家认为这正好是菲林所需要的,便将她送了过去。

在经过了几年的的培训后,精神恍惚的菲林被送回了呲牙堡,那个曾经热爱罗曼小说的二姐形象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紧张兮兮的陌生人,只要稍微有一点儿动静,菲林就会大声尖叫,并把自己一直锁在房间里。

”我可不想变成二姐那样。“洛林说,”我已经不认识她了。“

”正是因为如此,我提了一个新的建议,“吉伦特说着,并将一张折叠起来的纸片交到了洛林的手里,看起来有些陈旧。

”打开看看。“

洛林将纸片打开了,是一张录取通知书。

“第三骑士大学?”

“没错,这是一所位于王国首都的公立大学,它招收任何种族的学生,吸血鬼也没问题。“吉伦特说。

”这和帕加隆女子学院还有伯爵夫人有什么关系?“洛林有些疑问。

"你可以想象为某种窍门。“吉伦特做了一个手势,“伯爵夫人的意思,无非是想让你受到一些惩罚。一开始我想,既然伯爵没有什么意见,伯爵夫人的抱怨其实可以放在一边,但据说伯爵夫人的性格相当固执(恰巧的是,伯爵夫人的名字是司代丽·固执·多金,),所以还是回应一下的好。但自然也不会把你送到帕加隆女子学院去,所以我的建议是,为什么不让你去上大学呢?”

“我可没看出这之间有什么联系。”

“噢,我的堂妹,你得动脑想想,”吉伦特用手指指了指脑袋,“你一直不是都想离开城堡到外面出去看看吗?伯爵夫人在信里面说。如果呲牙堡如果试图把你藏起来,她就要翻遍城堡里每一个角落,我相信她很愿意这么做,而且因为到旅馆协会的缘故,把你藏在别的城堡里这个想法也不太妥当。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三骑士大学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多金氏族的的影响力再大,拿也只是在吸血鬼的范围内。”

”所以?“

”所以,我们可以这么说:洛林·马瑞安·图赛小姐趁着家里人不注意时候,偷偷溜走了。“

”这样听起来,好像也不错。“洛林说。关于离开城堡出去看看的想法,是洛林在还小的时候告诉吉伦特的,当时,她还策划了几次不太成功的远足。

”我不太确信,家里面会不会同意,毕竟菲林就是和人类..“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因为你一向守规矩,我去说服他们并没有花太多功夫。”吉伦特高高兴兴的说,“而且,作为一所公立大学,它对异族学生有着优惠政策,瞧,上面写着呢,异族学生的食宿费由大学提供。“

洛林突然想到了什么,“但是,”她说,“我并没有参加过入学考试。这通知书是怎么回事儿?”

”啊哈,关于这一点,这张通知书绝对的正品。我可以保证。事实上,这之中包含了一种相当巧妙的把戏。“吉伦特有些洋洋得意,”第三骑士大学的通知书用的是整个瓦伦西最好的羊皮纸,但是它的墨水要次一个档次,经过了几百年的风吹日晒,签名的印记现在已经看不清了,那么只要稍微填上几笔。事情就成了。至于有效性嘛,我已经委托这方面的专家问过了,早期的通知书当时还没有规定报名日期的说法,因此至今依然有效,而且几百年前的学生档案早已经丢失了,应该不会有啥问题。“

洛林看了姓名那栏,和吉伦特说的一样,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同时,她还注意到了下面的一行字。

”为什么是医学?。"洛林抱怨道。她曾经看过一本书名叫《当代实用医学指南》的大书,封面上面印着的血红色十字符号,里面尽是一些吓人的插图,让洛林好几天都不太舒服。

”堂妹,如果你要说服别人,那么请至少先准备三个理由。你看,远离伯爵夫人算一个,费用方面算第二个,而这是第三点,我让你的父母相信,医学院的学习将对你的晕血问题有所改善。“说到这儿,吉伦特抖了抖精神,“不管怎么说,去上学总没坏处。现在就看你的决定了。”

“也许....可以试一试。”洛林点了点头,比起帕加隆女子学院,这个第三骑士大学听起来好像靠谱一些。

“那么,就赶快做准备吧。”吉伦特欢快的说。

洛林很少做决定,而这次情况相当特殊。吉伦特则是高兴的认为,堂妹向着自己所钟爱的冒险精神迈出了象征性的第一步,必须要庆祝一下。为此,他送给洛林准备了一份的礼物,那是一对制作精良的十字形发饰,洛林用它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发型,扎起了了两道辫子,在太阳的照射下,发饰反射着漂亮银色的光泽,相当漂亮。几天之后,带着打包好了的行李,洛林坐上了前往王国首都的马车。

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




评论
热度(1)

© 🐣+Signal☋Lost+ | Powered by LOFTER